当前位置:江西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>> 读者信箱

外婆的笑脸

外婆膝下只有一儿一女,那女儿便是我妈。舅舅上大学那年,一场交通意外,夺去了外公的生命,于是,外婆开始了孤独的生活。虽然母亲时不时的会去看望她,可毕竟相距几十里路,来去匆匆,我和弟弟尚小,家里离不开母亲,外婆还是留守的多,那时,舅舅的寒暑假便是外婆盼望的时光。可是舅舅太争气了,大学读完又考上了研究生,接着又攻读了博士,到国外工作,难得回一趟家。在大多数日子里,外婆每天像盼星星、盼月亮地盼着舅舅回来,但有时舅舅因为各种原因,有时连过年也不一定回得了家。每次我们到外婆家,总能听到她的哀怨,看到她的愁眉苦脸。

2018年的春节临近,我想,前年舅舅说刚生完了小弟弟,已两年未回,今年应该回来了吧。于是,我拔通了国际长途,向舅舅诉说了外婆的思念。舅舅说回,说什么也要在家呆上一段时间,我高兴得手舞足蹈,舅舅今年终于要回来了,这回外婆该乐坏了。

大年二十八那天,我们一家守候在外婆家整整一天,午夜时分,舅舅拖着疲惫的身子到了家,外婆看到几年未见面的儿子,激动得流下的热泪,她拉着舅舅和洋媳妇的手,道:“冬仔,你们终于回来了!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”说着,一阵呜咽掩盖了我们的声声问候。当时,我的心仿佛被针刺了一下,眼泪不住地在眼眶里打滚。这一夜,我们大家都没睡意,外婆更是兴奋,抱着“混血儿”的小孙子,哼哼唧唧的,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。

舅舅在家的日子里,外婆的脸上常挂着满满的笑容。舅舅带着外婆一起上街买年货,一起走亲戚,一起去看红井,一起游罗汉岩,一路陪伴,一路笑声。我调皮地戏谑外婆:“外婆,你不是说太有出息的儿子不是自己的儿子吗?”外婆小指头轻戳了我的额头:“死妮子,等你有了儿女就知道做娘的心思了。”

外婆的话我似懂非懂,更体会不到她内心的感受,但我知道,一家人在一起是幸福、快乐的事。我不解的是,舅舅为什么要跑到国外去工作?为什么不能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服务于自己的祖国和人民?老师不是常教导我们要努力学习为国家作贡献吗?那些学有所成却在异国他乡的人们为国家做过什么贡献?他们的心里还有自己的祖国吗?我们口口声声说“爱国、敬业”,这些连亲人都不管不顾的学霸人尖爱的是哪个国哪个家?

我真希望舅舅能早点回国工作,这样,外婆就不会再孤独,这样,外婆的脸上就能留住微笑……

(瑞金市黄柏中心小学六年级 陈薇 指导教师  刘启华)